已是桑田 / 書法 / 錢南園(錢灃)顏體楷書《正氣歌》(氣壯...

分享

   

錢南園(錢灃)顏體楷書《正氣歌》(氣壯山河)

2015-06-05  已是桑田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清朝御史錢灃在歷史上留有清名,他的人品一直為人稱道,他的書畫也自成高格,如果按“字如其人、畫如其人”的標準來看,在錢灃身上,人生氣度、書畫風格都清逸高標,其立德、立功、立言,人品、官品、藝品,都達到很高的境界,堪為後人楷模。

  在乾隆朝,雲南出了一個令天下矚目的人物,人稱瘦馬御史。別看瘦,但卻精神抖擻,每根骨頭都是鐵打的,他就是錢灃。

  錢灃,號南園,生於乾隆五年(公元1740),卒於乾隆六十年(1795年),是有清一代名滿天下的清官和書畫大家。他出生在一個寒素的銀匠家庭,母親腹有詩書,對自幼聰穎過人又懂事較早的他寄予厚望。但由於貧窮無錢買書,母親便用古聖先賢“樹枝為筆,河沙為紙,窗外偷聽唸書”的故事激勵他,使他立志發奮直追古人。沒有錢,他就上山多砍柴來多積幾文銅板。沒有書,他就從惜字爐旁的殘篇斷簡中撿出一些較完整的,熟讀深思。他的努力終於得到了回報,在乾隆三十六年得中進士,並授翰林院檢討,從此步入仕途,先後任職通政司副使,提督湖南學政、江南道監察御史、通政司參議加太子太保、吏部尚書、協辦大學士。錢灃為人剛直不阿,為官清正廉潔,《清史稿》中贊他“以直聲震海外”。

  鐵骨錚錚 一心為國

  錢灃從小養成不媚世俗、不阿權貴、不畏豪強的品格。二十餘年的為官生涯,矢志為國為民,從未有過任何動搖。特別是身為御史後,更是置譭譽得失禍福死生於不顧,敢為他人所不敢為,言他人所不敢言。使得貪枉之徒無不心驚肉跳,惶惶不可終日。

  偏偏有的官員不甚瞭解錢灃的個性,自以為位尊權重,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上,不會有哪個不識相的不買賬。浦霖就是這樣一個人。他以巡撫的身份到湖南任職,一到任,先大辦壽誕賀典,以此與官員們聯絡感情,同時也檢驗一下誰最“忠於”他,趁機大發其財。當時湖南正發生着多年不遇的大旱災,災情日甚一日,每個有良知的官員無不憂心如焚。可是攀附之輩爭相拜見,諂媚之徒蜂擁獻禮。錢灃作為湖南學政,不得不應邀隨些人情。對於這些事情,真是難為他了,一是他實在拿不出什麼值錢的壽禮來,二是他從內心鄙視和憤怒這種惡劣之風。思來想去,他決定禮要送,但是,也要把自己的態度明確地亮出來。最後,他送上了一對蠟燭和幾斤蓮藕,作為賀壽的禮品。每個明眼人看了都十分清楚,這不是一般的壽禮,而是有着很深的寓意:“直”和“節”是士人的高標,希望新任的巡撫大人成為一個這樣的好官,同時也間接表達了對巡撫的不滿和批評。浦霖對錢灃的賀壽很不滿意,但是,他又害怕這位剛正的學政參他一本,只得退回所有的賀禮,停辦了這次壽慶。錢灃的表現讓不少委曲求全的官員從內心讚許不已。

  如果説,這只是錢灃為官生涯中一個尋常插曲的話,那他一生引以為傲的亮點就是敢於與權臣和珅叫板。

  乾隆一朝,最為受寵的就是權臣和珅了。滿朝文武有幾個不對他噤若寒蟬?可是錢灃就不買他的賬,不僅不買賬,還多次拒絕他的籠絡,甚至當面痛斥他。山東巡撫國泰是和珅的死黨,又是皇親國戚,為人素來驕橫無禮,橫行霸道,為官後更是貪縱刻薄,為所欲為。錢灃決心以一個六品監察御史的身份和膽略,將這個貪官扳倒,打狗震主。他毅然上書乾隆帝,參奏彈劾山東巡撫國泰、布政使於易簡“貪縱營私”、“縱情索賄”,“吏治敗壞”、“倉庫虧空”等行為。錢灃深知,依清朝當時的法律,參奏重臣,有可能觸怒龍顏,反被治罪。因此,遞上奏疏,錢灃即回府整裝,做好隨時被髮落的準備。不料乾隆帝親自召見,詳細問他所奏情況,並當即命和珅為首,劉墉、錢灃協同,共赴山東,查辦國泰一案。

  錢灃事先得知和珅將派人去山東,便提前派手下於半路等候,暗中記下此人的長相。後來,就在錢灃等人快到濟南時,又見和珅所派之人完成任務往北京趕,錢灃當即下令抓住此人,並從其身上搜出了國泰給和珅的回信。國、於二人準備借銀填庫、矇混過關的祕密登時一清二楚。錢灃當即將此信以快馬奏報乾隆帝。和珅信息挺靈,感覺事情不好擺平,想要收買錢灃,但是遭到視操守如生命的錢灃直言拒絕。當和珅、劉墉和錢灃等人來到歷城縣時,該縣事先已知朝廷派來了欽差,便早早地做好了準備。和珅知道帑銀已經補齊,便令抽查數十封,查得數目並無短缺後,就輕描淡寫地想收兵撤退。但錢灃卻敏鋭地發現了破綻和漏洞,不同意就這樣草草回京,提出封存府庫、徹底清查的意見。和珅心裏有鬼,不敢固執己見,只得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表示同意。錢灃便命令貼上封條,次日繼續查檢。當他們將所有的庫銀逐包拆開後,問題馬上就出來了,銀子成色不一致,這不符合統一的庫銀標準,倒像商人的私銀。錢灃貼出告示於各大街上,要求商人在規定期限內自行領取屬於自己的銀兩,否則罰沒充庫。商人們聞知,爭先恐後地前來取銀,銀庫頃刻一空。結果查出銀庫虧空4萬兩;接着又盤查糧倉,結果缺少3萬餘石,複查各縣的結果也都差不多,庫庫皆虧,全省共虧空200多萬兩白銀。至此,山東的問題水落石出。乾隆大怒,令國泰、於易簡兩人服法自盡。錢灃大獲全勝,朝野震動。 在封建專制時期,朝廷對言路一直控制很嚴,言官們本就是一個不受歡迎的角色,稍有不慎,就會因言獲罪,被安上妄參大臣罪名。因此,言官們往往為了自保,對大臣們的出圈行為大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唯恐受到打擊報復而惹禍上身。這次錢灃的驚世之舉,無異於鋌而走險,虎口拔牙,他的勝利,令其聲名鵲起,好評如潮。

  國泰倒台後,和珅對錢灃懷恨在心,處處刁難、掣肘、壓制錢灃,故意安排許多棘手的案件給他查,讓他早出晚歸沒完沒了地辦差,使其身體受到極大的摧殘。對此,錢灃不屑一顧,堅持原則毫不退縮,於乾隆五十九年,他再上一本《請覆軍機舊規書》,直接參劾和珅身為軍機大臣,不到軍機處辦公,卻偏偏坐在值班官員的休息室內辦公。當時除了軍機大臣阿桂之外,其他軍機大臣都學和珅的做法,各自找地方辦公,這種做法違背常情,多有營私舞弊之嫌。乾隆帝接到參狀後,馬上任命錢灃兼任“軍機處稽查”一職。

  公元1795年,正值56歲壯年的錢灃,因過度疲勞而一病不起,幾個月後就駕鶴西去了。他的兒子在整理其父詩稿時,在其枕下發現一份多達數千言的參奏和珅的草稿,詳細列舉和珅犯有的20餘條大罪,這些罪狀無論哪一條都能夠將和珅送上斷頭台,遺憾的是這份奏稿在他生前沒能送到乾隆手上。他死後,朝中不少人覺得可惜。但聊以告慰其英靈的是,他列舉的和坤這諸多劣跡和罪行,恰成為後來嘉慶皇帝處死和坤的有力依據。

  堅持原則 一清如水

  錢灃一生,極為清廉,極為節儉,甚至都到了不可思議的貧困狀態,是一個可與海瑞、湯斌等齊名的清正好官。

  錢灃在翰林院上班,一干就是十來年。由於薪水微薄,錢灃無力將家遷至京城,一直過着居無定所寄人籬下的漂泊生活,或留宿家鄉會館,或客居朋友、學生家,浮雲柳絮,處處為家。所幸還有看不完的書來陪伴他,還有那麼多抒情言志的詩文要他來作,還有他愛之惜之生死與之的書畫讓他沉醉其中。他生活儉樸,不慕虛榮,粗布衣衫,粗茶淡飯,安之若素,怡然欣然。遇有客人來訪,不論貴賤,一律家常便飯,然後是敞開心扉,神采飛揚,詩詞書畫,作長夜談,士子同鄉都喜歡和他共享精神盛宴。他從未像別人那樣高頭大馬、華麗車飾、前呼後擁、官派十足地招搖過市。平時上班出行,只是徒步而已。後來在友人的一再鼓動下,才買了匹騾子當坐騎,而且騾子還是瞎了一隻眼睛的。遇到躲不開的宴請,他就有意不吃桌上的美味佳餚,唯恐吃饞了,以後不習慣儉素的生活,這種律己自節,簡直到了苛刻的程度。他這樣説,我出身寒門,少年辛苦如在目前,現在為官吃了俸祿,那都是皇恩,是民脂民膏。為官應清廉,不可搜刮騷擾百姓,如果專在車、馬、衣服、童僕婢女、府第宅門等事情上用心、攀比,又怎麼可能做到奉公守法清正廉潔呢?

  錢灃雖沒有錢,但卻不愛錢,從不隨便接受別人特別是權貴的饋贈和恩惠,更不接受賄賂。在他與和珅、劉墉等人一同前往山東辦案的過程中,和珅見他穿得破舊單薄,就關切地拿出新衣服請他換上,以籠絡和收買他,結果被錢灃一口回絕。

  在這之前,他突然來到一個好友家中,開口便説:“你借我十吊錢,我有急用。”朋友一愣,這區區小錢,一個堂堂御史竟然向他張口,一定非比尋常。當即痛快地答應了,錢灃告訴他:“這筆錢將來我兒子會代我還給你的。”

  後來,他的好友知道了他借錢的原因,原來,他是準備萬一參奏國泰、於易簡失敗,就要面臨被髮配邊疆的厄運,這是準備在路上用的。他的好友唏噓不已,要是真到了那一步,長路漫漫,就憑這點錢也不夠用啊!這哪像一個朝廷高官的生活啊!

  錢灃説:“我一輩子最喜歡的就是吃點牛肉,有這些錢在身上,已足夠我在路上吃的了。”

  錢灃任湖南學政時,要到各縣視察,按當時的規矩,學子們都要上門拜謁,以表示本地學子對學政遠道而來的歡迎、慰問和敬意,這被稱為“棚規”。錢灃對此官場規矩深惡痛絕,一概不受。錢灃吹來的這股清新之氣,令湖南各界驚喜非常,心悦誠服地傳誦着“錢灃來了不要錢”的民謠。

  乾隆五十八年,錢灃在昆明任職期滿要回京復職,窘迫得連路費都沒有湊夠,當地官員打算贈他路費,卻被他婉言謝絕,最後他向幾家親戚借錢上路,才回到北京。父母去世時,錢灃寧願典當家產甚至去借高利貸,也不收取任何人的任何饋贈。

  雖然他清貧得入不敷出,但他看重鄉情鄉誼,對本已十分微薄的薪俸還捨得拿出一部分去維修雲南會館,資助貧苦的同鄉和學生。同鄉同僚戴斯琯病逝,家裏貧窮無力送葬,錢灃就出面在同鄉中募集白銀400兩,為他辦理喪事和贍養老母、幼子。

  風骨峭拔 書畫大家

  錢灃的人品和政聲,世之高標,他的書法和繪畫也卓爾不羣。

  錢灃是清代享有盛譽的書法大家。他的書法,筆力雄勁,氣勢開闊,佈局緊密,端穆整肅,有凜然不犯之氣。以顏真卿為本,參以歐陽詢、褚遂良、王羲之、王獻之、鍾紹京、米芾的筆法,行筆頗為沉着痛快,亦有八面出鋒之勢,蒼勁雄健,峻拔多姿。小楷剛健婀娜;大楷筆力遒勁,力透紙背;行書、草書風神獨絕,別具一格,自成一家。後之學顏者,往往以他為宗,如清末何紹基、翁同龢、近代譚延閩、譚澤閩兄弟等都是學錢灃而卓然成家者。

  錢灃書法能有如此成就,與其人品氣質是密不可分的。他為人耿直,疾惡如仇,剛正不阿,敢於鬥爭,與顏真卿頗為相似,因此,他於書法先賢中景仰顏真卿、獨尊顏真卿且終身不變。其楷書代表作有《枯樹賦》、《冒雨尋菊序》、《守株圖詩》、《端陽競渡序》,行書代表作有《桂花廳記》等。

  錢灃還是個成就很高的畫家。他的畫以畫馬為主,尤喜畫瘦馬,他筆下的瘦馬形象,風鬃霧鬣,筋骨顯露,蒼渾有力,神姿逼人。時人爭相收藏,以至洛陽紙貴。因其官拜江南督察御史,所以人又稱他為“瘦馬御史”。當人們問他為何這樣畫馬時,他回答説:“人都吃不飽,馬焉能不瘦。”其實,內行人一看便知,這哪裏是馬,分明就是他人格追求的一種宣示和表露。他還專門寫過詠歎瘦馬的詩:“蹴踢邊沙歲月深,骨毛消瘦雪霜侵。嚴城一夜西風疾,猶向蒼茫傾壯心。”淋漓盡致地寫出了錢灃骨子裏崇尚的那種剛正和直節的“瘦馬精神”。

  錢灃不單書畫出類拔萃,詩文對聯也有極高成就。其詩文蒼鬱勁厚得古意,其身後著作有《錢南園遺集》、《南園詩存》、《南園文存》等傳世。書聯,結構嚴謹而剛勁清潤,如著名的西山華亭寺彌勒佛對聯:“青山之高,綠水之長,豈必佛方開口笑;徐行不困,穩地不跌,無妨人自縱心遊”;筇竹寺華嚴閣聯:“已作真金,詎覆成礦;是惟獅子,乃解逐人”,都是珍品。

  錢灃的立德、立功、立言,人品、官品、藝品,都達到很高的境界,被後人無比崇敬地譽為“滇中第一完人”。

來源: 天津日報--馬軍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繫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