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號風曝 / 待分類 / 她用難堪的代價,換來了一場失控的走紅

分享

   

【寄件到內地】她用難堪的代價,換來了一場失控的走紅

2020-11-19  8號風曝

和蒙淇淇的會面約在朝陽大悦城的一家餐廳裏。

下午兩點五十,比約定好的時間提前十分鐘,我第一次見到了她。

“好熱。”

她走到座位前,脱下了黑色外套,露出內裏的墨綠色絲質襯衫,領口的鈕釦解開了兩顆,一條黑珍珠吊墜的項鍊掛在脖子上。



“你看上去比照片瘦多了。”一旁的同事有些驚訝地對她説。

“真的嗎?”聽到這個評價,她有點不好意思,向我投來確認的眼神,等我點頭表示同意之後又道,“謝謝你。”

這並不是客套話,和之前在網上看到的視頻和照片,尤其是她發在微博上的自拍相比,蒙淇淇本人顯得要素淨一些。

“我以為上鏡的話需要濃一點。”在第一次接受媒體採訪之前,蒙淇淇特意去找了個化妝師,但最後呈現的效果沒有讓她滿意。

在開始採訪之前,又或許是因為網上對她外貌的攻擊,她對鏡頭裏的模樣很在意,希望我們給她找一個好一點的角度。在攝像的建議下,她一隻手垂落,另一隻手臂放置在桌面上,開始了近兩個小時的訪談。

01 失控

11月8號中午,有網友在豆瓣小象八卦小組發了一個帖子,吐槽蒙淇淇的微博是凡爾賽文學,説她每條微博想表達的主題都是:老公帥,有錢,對自己還忠誠。

凡爾賽文學是今年的網絡新詞彙,指通過先抑後揚、自問自答或者第三人視角不經意地炫耀。

像在平靜的湖面扔下一粒石子,“凡學討論”席捲了凡爾賽文學研究小組、矯情文字品鑑小組、鵝組、瓜組......豆瓣社區陷入了也許是今年以來規模最廣的一次狂歡。

大批網友湧入她的微博觀光打卡凡學,閲讀量也因此突增。發現有人在微博掛了自己,點贊數還不少之後,蒙淇淇去搜索了自己的名字,出來的微博發佈時間全是“剛剛”。

她當時心存僥倖,但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醒來,她的暱稱“蒙淇淇77”和“凡爾賽文學”雙雙高掛微博熱搜榜。

“因為我瞭解這個,我就覺得應該不會上熱搜。我跟我朋友和先生討論,他們也覺得應該不至於,只是很小範圍的東西。”現在回想起來,蒙淇淇猜測大概是她的微博引發了社會情緒。

“還是有一點不敢相信,甚至有一點覺得也沒什麼,因為我並不是完全捏造,我只是一些藝術誇張。”蒙淇淇告訴我們,最初登上熱搜時,她還處於興奮而得意的狀態,為自己居然能上熱搜感到驕傲,只是為了防止隱私和孩子照片泄露,將微博設置成了半年可見。

“那個時候處於比較嗨的狀態,我會有一點虛榮心或者得意之類,我知道事實並不是他們想的那樣,所以並沒有害怕。”

她甚至還發了一條微博,文字裏反倒給人一種“沾沾自喜”的意味。

                       

當天下午去接受採訪的路上,蒙淇淇還曬出自拍,讓網友幫她選該噴哪一款香水,最後還補上一句“夠不夠凡爾賽”。

採訪視頻出來之後,因為她“炫富式”的發言、興奮的神情和飛揚的手勢被放大,輿論幾乎沒有消減,反而愈演愈烈。

蒙淇淇用“失控”來形容之前的狀態。

網友説她就是要熱度,她便報復性地在微博接連發了兩條商業推廣,説“多聊個商務不香嗎”;網友質疑她這麼有錢卻不是最新款手機,她就在採訪中慪氣表示更加不能換,要一直用這個;網友對她批評和嘲諷,她就説連朋友的轉發也不點開,用英文反嗆“I'm so busy”。

“我當時有點失控,第一次上熱搜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後面接連兩個採訪你也看出來我是一個比較失控的狀態。”

蒙淇淇承認,在之前的採訪視頻中呈現出來的感覺是“高高在上”,因為將採訪當成了和朋友的一次隨意聊天,也沒有先看過最後的長版本,導致內容上存在一些誤導性。

“這點確實是我的錯,還會給大家造成公眾上引起不適或者冒犯。那個確實很欠扁。”

她提出,想為之前在視頻中的表現道歉。

“主要還是公眾人物影響力太大了,言論自由誰都有,但公眾人物一定要做好榜樣。”

接受鳳凰網採訪當天,也是蒙淇淇成為“網紅”的第五天,她從一開始應激的亢奮狀態中恢復,平和了不少。

她把賭氣發的推廣微博刪除,找上門來的商務推辭説“下次再合作”,或者直接説“能不能不合作”,之前在其他訪談中提到要找一個鐵粉當助理的事情,也沒了下文。

“我沒有時間找,而且我覺得後面仔細思索了一下,就是我自己還是想不想譁眾取寵走這條路,我還是想踏踏實實地寫自己的作品。”

02 藝術加工

在網絡分享的日常是蒙淇淇被網絡輿論熱議的主要原因。

在她的微博裏,丈夫“卜先森”是一個帥氣多金的二十四孝好老公,會因為她卡文放棄挑比基尼金髮女郎的機會,隔着16個小時的時差,整晚陪自己寫劇本;會因為異性實習生對他説一句“晚安”,覺得太曖昧,把人拉黑;會在伸手想要捏她的臉時,想到剛剛她花了半個小時化妝而不忍心地收回去。

在她的公眾號和書裏,快遞員會因為打擾夫妻倆價值千金的春宵而被卜先森威脅説要投訴;使館區一絲不苟的哨兵也會在背後討論二人甜蜜的細節;她甚至還因為丈夫在外旅遊時處理工作,在浩蕩的長風中,把他的電腦扔進了東非大裂谷。

令人瞠目結舌的霸道總裁橋段和瑪麗蘇台詞,成為大家津津樂道的笑料的同時,也將“凡爾賽”的這頂帽子牢牢地扣在了蒙淇淇的頭上。

接受採訪前一天晚上,蒙淇淇才認真地去了解了凡爾賽文學,她覺得這是一種大眾文化的宣泄,有趣又有梗,算是歡樂源泉。

對自己的微博,她承認發佈內容中有一部分經過了自己的“再加工”,這樣的加工被她定義成“藝術誇張”。

按她的説法,把數額提大就是一種“加工”,讓人感覺更有噱頭。她不否認自己有譁眾取寵的心理存在,還會出於“小女生的虛榮,把一些事情誇大”。

“我們已經夫妻這麼多年,有些小細節就非常暖心,包括很多畫面我必須記在微博裏,我害怕忘記。”她辯解説,自己是甜寵作者出身,會自然而然地代入寫作習慣,把小事寫得“蘇一些”。

一天,她和朋友吃火鍋,知道丈夫過段時間會來接自己,丈夫剛好又沒有回覆她“在不在”的微信,而是直接出現在火鍋店裏。在她的敍述中,就成了一個收到微信就立馬趕來沉聲説“我在”的堅實依靠。

                       

而在她口中“比較私密的公眾號”裏,她寫了一段經典的各國哨兵在背後討論她和丈夫的相處如何羨煞旁人的故事。

                       

她委婉解釋,這是她在熟悉的粉絲面前才會有的藝術加工。

“説得直白一點,就是沒有這件事情。”我把她的解釋做了加工。

“對,哨兵那個事情我可以直接説是虛構的。”她放棄了辯駁,“我覺得如果造成了社會影響,這是必須要道歉的,所以那樣的事情我是不會選擇發佈在微博上的。”

可事實似乎不像她説的那樣,她的微博配圖產生過幾次“盜圖”的嫌疑。在北京高校集中管理期間,她曬出在北師大吃飯的照片,被網友指出盜圖之後,她刪除了那條微博。

當我向她求證這件事時,她的語速明顯變快,問道:“這個問題可以不回答嗎?”

“那我就説我們那天沒有去北師大,沒有進去北師大,這樣子説。”思考了一會兒,她一邊點頭一邊回答我。

被“加工”的不光是微博和公眾號,早在幾年前,蘇小懶、公子喬一等作者的“自傳體愛情”風靡一時,蒙淇淇覺得自己的甜蜜故事也不遜色,有了把和丈夫相識相戀的經歷集結成冊的念頭,這才有了她的第一本出版作品《全世界只有我可以欺負你》。

“就是我和我先生的故事,再加上藝術誇張。”當被要求用數字來説明藝術誇張的內容佔比時,她的眼神有一瞬間的遊移,然後給出了一個回答。

“百分之十五。”

當後面的採訪中再次提到這本書時,她告訴我們,因為段子不夠用,很多時候她必須要“現寫”出一些跌宕起伏的情節。受《浮生六記》的影響,她也想要寫一些旅行中的趣事。

我讓她舉個例子,她用一種“還用舉例嗎”的語氣回覆我。

“就大家盛傳的在東非大裂谷扔電腦啊。”説完,她朝我抿嘴,眼睛翻上去,也不知道是不是朝我翻了個白眼,“你可以當成笑話看。”  

             

03 代價

如果説蒙淇淇要為這場風波付出代價,對她來説,最大的代價一定不會是承受網絡暴力。

“我能説真心話嗎,我覺得網絡暴力並沒有我想象得那麼嚴重。”冷靜下來之後,她也會關注自己的微博熱度和輿論走向,“我發現大部分的網民都是很理智的。”

在前兩天,她的微博閲讀數據曾經飆升過億,但採訪前一天已經降到了1700萬。“大部分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互聯網三分鐘熱度的現象是有的。”

但現實中的影響是切實的。她告訴我,自己已經好幾天沒有回過家了。

因為凡學風波,她的個人生活也和社交平台一樣在被輿論入侵。衝上熱搜的那天早上,她就收拾好東西從家裏搬了出來,至今借住在朋友家,也許還要再住上一段時間。

“因為有各種隱私被暴露的情況,這邊好像因為藝人多一些,紅人比較多,大家沒那麼關心旁邊的事情,在這邊住挺好的。”她解釋道。

家人、朋友、同學,不斷有人打來電話,在不清楚狀況的時候,現實生活中的很多人給她貼上了標籤。

那段經典的跑步機橋段,雖然蒙淇淇強調公眾號的粉絲並不多,性質偏私密,但在網絡上分享夫妻間的性事,還是讓丈夫作為男人的名聲多少有些受損。

“我先生覺得他受到了影響,他工作項目都會受到影響,再加上他被同學問會有點難堪。”在談話中,最常從蒙淇淇嘴裏蹦出來的詞語之一,就是“難堪”。

“我也是覺得這件事情是比較難堪的一件事情。”

“我可能會覺得比較難堪。”

“難堪,這個詞最重要。”

“之前有一點難堪。”

事情過去幾天後,她已經能坦然接受批評,也不會因為輿論感到痛苦,可這種“難堪”還是久久徘徊,無法消散。

“可能有社交性死亡的feel,就是都沒辦法去正常社交了。”她苦笑。

除了社會性死亡之外,她“爆紅”前的十幾萬粉絲裏,也有不少人因此選擇離開。蒙淇淇告訴我們,上次有一個特別好的粉絲離開了她,説了讓她很傷心的話,讓她哭得特別矯情。

“是説你讓她失望了嗎?”我問她。

“如果只是那種還好。”她不願意透露具體的字眼,或許又在腦海裏回憶了一遍,癟了癟嘴,“會有一些非常刻薄的語言,我覺得不至於這麼惡語相交,會有一點點難過。”她説完,又露出一個自嘲的笑容,補了一句。

“但我覺得那只是我的矯情。”

在飽受爭議的這幾天裏,她不止“矯情”過一次。在接受鳳凰網採訪的前一天,她就因為家人的電話又掉了眼淚。家人覺得她這樣會對家庭造成影響,希望她更關注家庭。她的父母向來傳統,覺得對女人來説最重要的家庭,這次甚至打電話讓她趕緊退出社交平台,不要再管網絡上的事情。

“他們會説,你看你這次又搞砸了。”複述完父母的話,蒙淇淇有一瞬間接不下去,只好無奈地笑了笑,再説下去,“網上那些東西傷害不到我,我親近的人,我投入感情的人話會影響到我。”

這成了讓她情緒崩潰的最後一根稻草。

説到這裏,她幾次皺眉,垂放在一旁的右手也忍不住抬起來,雙手在桌面下沿繞圈揮動。“其實崩潰來自壓力,所謂壓力就是我害怕有不好的影響,我覺得我是被曲解的,我從頭至尾表達都是我們努力奮鬥,為什麼被曲解成這種對物質極其追求的人。”

也許感受到了下意識的肢體語言,蒙淇淇又恢復到最初的姿勢,委屈地向我們辯駁,自己對物慾追求特別低,非常追求精神富足,只是最近接觸到,發得比較多。

“就算是從比例上看,我的微博可能精神上的更多。”

我忍不住勸解她,大家對她的負面評價,也不完全和她表現的物質主義有關。

“真的嗎?太好了。”她的神情在一瞬間明亮了起來,我進而解釋,她過度肉麻的秀恩愛也是引起討論的一部分原因。

“那我就不用道歉了。”她如釋重負地舒了一口氣,似乎是把我的寬慰當成對他們鶼鰈情深的讚美,臉上揚起不好意思的笑容。

除了心理上承受的壓力之外,這場風波對蒙淇淇的事業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她已經完稿,準備出版的新書因此暫時擱置。

“這確實是我給公眾造成的一些誤導,這是我要承擔的責任,我要道歉。”她開導自己,“目前工作也很多,人生總是有損失,這件事情我有錯誤,我也願意承擔影響。”

04 普通生活

“我跟我先生很好,我們家庭很好,其他我就覺得不需要澄清了。”

風波至今,關於蒙淇淇的傳聞有很多,但她只在公眾面前澄清過一件事,就是沒有和丈夫離婚。

她強調,大多數在微博上分享的日常都是真的,比如和丈夫因為太膩歪搶了別人的鏡。“拍照也是真的,不是虛構,拍照那個人都是真的。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多虛構成分,都是真的。”

       

從11年結婚到現在,她和丈夫很少有過大的矛盾,想起來也是甜蜜時刻居多。

有時回過頭看以前的微博,她也會覺得不自在。“我經常刪微博,就是因為我覺得我也看了很尷尬,不光是你們,我非常理解,就是那種尷尬得腳趾摳出一室一廳的feel。”

“現在回憶起來那些東西都比較浮誇,反而是很久以前,特別年輕的時候,還比較窮的時候特別浪漫,很懷念。”丈夫做過最浪漫的一件事,發生在他們12年在北京買房的時候。

辦手續需要她一起去過户,但中介工作出了差錯,讓她頂着夏日的太陽曬了很久。看到她難受發暈的模樣,原本一直很温柔寬容的丈夫罕見地發了脾氣。

“我的先生直接發脾氣跟她説,必須在多少時間內搞定。”在蒙淇淇的記憶裏,那一刻的丈夫非常霸氣,“他揹着我上了出租車,後來下了車又揹着我去房產管理局大廳。”

我無法分辨她這一次的描述中是否也經過了加工,唯一能肯定的是,這的確是能戳中她的蘇點。

丈夫的呵護和寵愛,是蒙淇淇在婚姻裏安全感的來源,因為她在經濟上並不依賴他。

“我們倆會有金錢上的寵愛,我動不動給他打幾萬塊錢,説老公我好愛你,這段時間沒有陪你,這也是一種寵愛的方式。”因為前幾天的熱搜給丈夫造成了影響,蒙淇淇又給丈夫轉了三萬塊錢,“作為獨立女性,這也是我的一種驕傲。”

“獨立女性”被她劃下了着重符號,這是她花了幾年時間給自己打下的基礎。

站在IP改編的風口,她賣出了幾部版權,又從作者轉型成編劇,在婚姻裏實現了經濟獨立。丈夫承擔了家庭的所有開支,她的錢歸自己保管,很少被幹涉,甚至兩個兒子也有長輩和阿姨負責日常照顧,教育則是丈夫來操心。

“我説所謂的富婆真的只是自我調侃,我希望能夠就是有一番自己的事業,成為大家都很嚮往的人,然後也很有錢。”但她否認自己的富婆身份,説自己並沒有那麼有錢,只是一個普通的編劇。

網上調侃她愛去SKP逛商場,其實也只是為了積累素材,在最近才去過幾回。至於學習葡萄酒的知識,倒是真的有一部分原因是朋友的話無意中刺傷了她。

                       

我邀請她介紹自己最喜歡的一種酒。

“我最喜歡還是冰酒,屬於白葡萄酒,凍了以後甜度更高,沒有那麼酸,比較適合女孩子。我非常喜歡冰酒杯,”她指了指面前的高腳杯,“要更細長一些,再加上那個顏色,是琥珀色,特別漂亮。”

她打開了話匣子。

“我可能還會喜歡一些酒的瓶子,因為品鑑的話,其實我的味蕾沒有達到那個地步。有一個品種叫巴黎之花,特別美,我更喜歡那種。之前我去車展上看一輛車,具體名字忘了,可以在後排座位一按按鈕,有一個香檳託會直接有一瓶酒出來,兩個人可以用小桌板直接喝紅酒,非常有儀式感。當時那個車展放的就是巴黎之花,我覺得非常浪漫,對於我來説這就是生活素材的積累。”

除去必要的素材積累,她也向我描述了她如何度過普通的一天。

“一般十點左右起牀,在家裏自己解決brunch,會比較簡單一點,雞胸肉和一份沙拉。吃完以後去逛街,一般去書店或者圖書館。”她補充,如果時間空閒,她還會預約博物館和美術館,“有新展都會看,看話劇也比較多。”

回家之後,蒙淇淇會放鬆自己,比如泡個舒服的澡,再聽聽古典樂。因為最近看了一部韓劇,她特別喜歡聽勃拉姆斯。

“特別慢節奏,讓我知道音樂天才的存在。我在想我是不是文學天才,我對自己還是比較自信,相信是金子總會發光。”

我點點頭,看了下時間,我們的採訪也快收尾了。

05 後記

整個聊天過程中,蒙淇淇反覆用公眾人物來定義自己,表示今後要謹言慎行。我也能感受到她刻意的收斂,實話説,有些不那麼自然。

但到採訪結束時,她和我聊起,在上一場採訪中聽説自己“被盯上了”,我頓時很能理解貫穿這場談話的弔詭感,甚至覺得她在這一刻不那麼“凡爾賽”了。

最後,我們提出為她拍攝幾張照片。

她扭捏地詢問能不能不拍全身,因為她的鞋子有點髒。我朝桌子下方看去,這才注意到她右腳的黃色馬丁靴有一塊不大不小的污漬。這讓我想起採訪中途她説自己拍照不愛p圖,但一定要使用美顏模式。

“不會用原相機,那個簡直太恐怖了,每次都讓我懷疑人生。”

結束採訪後,我回到家中,看到蒙淇淇又更新了一條微博,一句話的文案和她以往的微博作文比很少見:“來來來,看圖寫凡爾賽作文,前三名可私信我。”

                        

照片中的場景,我再熟悉不過。

工作人員名單

出品丨鳳凰網資訊 鳳凰網娛樂 8號風曝

撰文丨蕭雨

採訪丨蕭雨 蔣磊磊

攝影攝像丨蔣磊磊 賈遠寧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